新闻中心

您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

美团数字空间
来源:www.cdwanxin.com/news/1474.html日期:2019-03-15

战场转换

给王老板的开钵钵鸡店送货的快驴,是美团官方推出的一款专为商家们服务的进货平台。 2018 年 3 月,美团任命陈旭东负责快驴事业部,并在组织升级中独立。《商业与生活》得到的最新数据是,快驴业务已经在全国布局 38 座城市, 350 个区县,服务超过 45 万家商户。“现在我选货,下单都是在手机上,就和你们点餐一样方便。”王老板说。餐饮商户可通过 “快驴进货”移动端app对选货、订单、售后、财务发票进⾏线上查询及管理,就像普通食客订外卖一样简单方便。在这过程中,快驴进货构建了专业、短链、高效的餐饮供应链,帮助餐饮供应服务实现标准化、信息化、智能化,架设产地和需求之间的桥梁,打通了从食品源头到顾客餐桌的最后一公里。快驴进货只是美团供应侧数字化的一个环节。 2018 年开始,王兴在将自己的关键词从“下半场”切换成了“供给侧数字化”。“我从来思考问题都不思考问题本身,而是思考我们所处的环境。”王兴说过,如果你看不懂你所处的环境,就看不懂自己。而眼下,中国互联网的大环境真的变了。“我们生存的环境变了。现在每个人都在一个数字化的历史时期,在不断的调整自己的生存方式。在这个时候,必须改变自己的服务消费者的行为。”在“十年看未来”的论坛上,物美集团创始人、董事长张文中说,新环境下,实体店和供应链的经营、效率、成本、服务、体验都要改变,不改变就要退出历史舞台。变通的方式就是商业的全面数字化。“事实上要把餐厅数字化做完,其实还得把餐厅的上游逐步做起来。通过一步步去做,把各个链条,各个环节逐步数字化之后,就把供给侧也数字化了。供给侧数字化再跟需求侧数字化结合,这个数字经济才完整。”王兴说。 

美团

供应侧数字化的空间

“餐饮行业有 800 万家餐厅,非常分散,他们本身的数字化能力非常弱,需要有平台来帮他们做科技的助力。”王兴说。餐厅分散,本身数字化能力很弱,但餐饮行业特有的价值。例如,一个餐厅的消费者是否愿意去吃,取决于餐厅的菜烧的好不好,味道好不好,而不在于它的IT能力强不强。所以,美团作为一个科技平台,一方面需要创新引领,做好数字化的产品,去助力传统的商家,帮他们数字化。另一方面要融合发展,全国有 800 万餐厅,有很独到的味道,你不可能去颠覆它们,所以不要去想科技企业颠覆线下传统企业,这是不可能的事情。“生活服务业的数字化将在这两年迎来爆发,这波餐饮业数字化推动之一是C端倒逼B端。”客如云CEO彭雷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认为,经过多年的培养和补贴,C端的移动互联网化习惯已经养成,B端的许多商铺却处在PC阶段,人工服务比比皆是,这种落差会在今后两年补足。美团餐饮学院院长白秀峰曾给出过一组数据:今天,电影票和车票线上购买的比例已经达到了80%以上,但是餐饮的在线化水平却只有10%左右,而且城市差距明显”。供给侧的数字化刚刚开始。美团新到店事业群总裁张川提到,“还有不少餐厅的点餐记账等都还停留在人工处理的阶段,占用了餐厅大量的人力成本,效率低下,这就需要我们主动去推动这一进程。” 过去,美团在需求侧拓展了诸多业务,如大众点评帮大家找到好的餐馆;美团外卖在全国各地 30 分钟基本都送达等。“把在需求侧做的事情放到餐厅来看,我们通过大众点评、美团帮餐厅完成了营销的数字化;通过美团的聚合收银,帮餐厅的支付数字化也逐步完成。但餐厅经营是方方面面,菜单管理、桌台管理还没有完全数字化,现在美团正在做餐厅管理系统,帮他去管理这些东西。你到底有多少张桌子、椅子,多少道菜,每天菜品卖多少,要生成一个小票,这个过程原来没有数字化,所以它跟线上打通是不够完整的,所以它的管理数字化我们正在做。”王兴说。从 2015 年底开始拓展餐饮业的B端服务。过去三年多,美团通过SaaS收银、美团金融等服务不断触达商家,并先后推出了餐饮供应链B2B平台“快驴”、“餐饮开放平台”、“生活服务开放平台”等多个产业互联开放平台,通过链接第三方、商家和消费者,来提高整个生活服务行业的经营效率。2018 年 10 月 30 日,美团通过内部信宣布进行新一轮组织升级,公司将在战略上聚焦Food+Platform,并以“吃”为核心,苦练基本功,建设生活服务业从需求侧到供给侧的多层次科技服务平台。相比服务消费者的需求侧业务,针对餐厅的供给侧业务其实是个To B的生意,也是一个繁琐和复杂的慢活。但财报商的数字显示出了这个方向没有错。 

美团 2018 年三季报中,新业务及其他收入34. 7 亿元,同比增长达471.3%,营收占比从去年同期的6.3%,跃升至18.1%。美团在财报中表示,这主要是由于对商家侧服务收入的增长。 
成都一条美食街上,开钵钵鸡店的王老板以前经常要天亮前就赶去批发市场采购食材。这也是中国数百万餐饮店铺每天都在发生的事情。现在,他不用再早起奔波了。美团旗下快驴进货每天都会在他营业前把他预定的食材送到店里。“他们送来的定西土豆个大又好吃,顾客都很喜欢。”王老板说他发现了互联网给他们带来的好处:省下了大量的时间和成本,不仅生活质量有了改善,也有精力去想菜品和经营的改善了。同在成都,烤鸭店老板张宇早在 2012 年就意识到了互联网的能量。他先上线团购,再开通外卖, 2018 年 7 月,他的青石桥店入选 2018 大众点评必吃榜,次月餐厅客流量创下 30 年来新高。“这些年,无论是作为消费者还是经营者,我都切实感受到’互联网+’给商业带来的巨大改变。”张宇说。他们是当下数百万餐饮商户的一个缩影,也是美团的一个主战场。作为一家生活服务平台,美团一边是数亿消费者,另一边是数百万的商户。美团最新财报显示,其为3. 8 亿交易用户和 550 万活跃商家提供服务。这 550 万的商家,正是美团发力B端的基础。“科技企业不要想颠覆线下传统企业,要融合发展,助力传统商家,帮他们数字化。” 2018 年 11 月 8 日,美团创始人兼CEO王兴在互联网大会中谈到,数字经济分需求侧的数字化和供给侧的数字化,两者结合数字经济才完整。王兴认为,过去二十年,需求侧的数字化逐渐完成了,但是在供给侧的数字化才刚刚开始。因为供给侧的数字化会更复杂一些。一方面供给侧的经营是比较复杂的,涉及很多方面,另一方面供给侧不是单一层次,是分产业链和价值链的。